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人民的名义】【沙李】一次未曾提到议程上的意外会面(上)

球:

今晚达康同志喝醉了啊!
一首现代诗怎么能满足我!

-

田国富同志离开的时间不早不晚,正是晚间新闻结束后的又一轮重播,这个点睡觉又太早,可回到宿舍翻来覆去地看新闻也没趣得很。沙瑞金思考了一下,还是想要当面问问李达康,他到底会不会打篮球。

白秘书早回去了,这时候再叫他过来送自己去市委家属院就算加班了,想想小白这个月的加班补贴估计该封顶了,为了他全家的幸福,沙瑞金决定自己走到李达康家去,反正也不远,三五公里权当散步。

他就这么一路溜达到了市委家属院,月朗星稀,室外是凉风习习,市委书记李达康同志的家灯火通明,这可不环保,现在提倡的是节约型社会啊,同志。怀揣着说教的心情,沙瑞金叩响房门,全然忘记还有门铃这种省时省力的设备,不过这么一叩,让他发现李达康家的大门居然没锁,半开半掩着,稍一用力便大大方方地打开了。居安更要思危啊,同志。

田杏枝拿她那位烂醉如泥的李大书记是彻底没辙了,她不是反对表哥喝酒,相反,当她瞧见李达康久违的笑容回到脸上,心里也是开心得不得了,手一抖往下酒菜里多放了几粒盐。她就听见李达康拿这事搁那儿劝酒,说学习啊,你看这菜多咸啊,再喝两口漱漱口!人喝醉了没个上限下限,都把自己当成酒缸狠灌,喝到最后王大路睡着了,易学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拖带走,撇下李达康兄妹不管,徒留田杏枝一人对着沙发上的她哥拖也不是拽也不是,气得直跺脚。

李达康说什么这么吵?天花板上有老鼠?

田杏枝拿食指戳他太阳穴(换作平时她是不敢的,但现在李达康喝醉了)说是你脑子进水了,不信你晃晃,哐啷哐啷。

李达康还就真晃了。田杏枝忍不住开始大笑,沙瑞金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敲响并推开的房门,一进门瞧见这两兄妹傻乐的光景,也跟着乐了,问他们干啥呢。

哟,您来了,那太好了太好了。田杏枝迎过来,看他自觉地从鞋柜里找出拖鞋,就为他接过外套往椅背上一披,转头拉着沙瑞金说:您可管管我哥吧,喝多了,我又没法儿给他背上楼去。

沙瑞金乐意至极,点点头往半靠在沙发上的李达康走去。李达康喝醉了,加上今晚懒政班正式开张,虽然有孙连城跟他拍桌叫板,但他正想找机会辞了这位不作为的区长,所以心情特别好,在两位金山老搭档的陪伴下喝得有点儿多。

他的袖子高高卷起,领带也被扯得松松垮垮,风纪扣散了,露出脖子上的一小片皮肤,喝过酒所以染了点红,跟脸颊耳朵等部分颜色配套。他见了沙瑞金,跟领导问了个好。

“我今晚开了一个干部!”李达康举起两根手指,沙瑞金姑且理解为这是代表胜利的手势。

“我都看到啦,达康同志,干得漂亮。”于是沙瑞金竖起拇指以回应他的二。

田杏枝急得直搓手,说沙书记这都到家了就别讨论工作啦,快把我哥给弄上去吧!沙瑞金回头一看屋内一片狼籍,决定响应半边天的号召,把人给弄上房间去。可这要怎么弄呢?沙瑞金有点犯难。以李达康眼下这种与平日作风全然不同的,大有烂泥扶不上墙之势的状态,手拉着手走上去是不现实的,可沙瑞金又不能直接把人打横抱起,那感觉有伤风化。于是他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弯腰把李达康的肚子往肩上一撞(很轻),然后把人给扛了起来。

这举动把田杏枝吓了一跳,直呼小心腰小心腰。沙瑞金说放心,我动作很轻的。田杏枝说我是担心您的腰!沙瑞金掂量掂量说不比一包大米重多少,然后健步如飞,走上了楼。

其实是夸大其词言过其实,沙瑞金把人扛到房间里已经累得不行了,他把李达康往床上一丢,也赶忙把自己丢上了床。李达康眯着眼迅速朝他靠拢,手脚并用把他抱了个结结实实。

如果李达康在政治上也能有这份觉悟就好了。不过世间安得双全法,即便李达康对他的依附不过是单纯的肢体动作,也令他颇为满足了。

他单手搂住李达康,拍拍他的背,李达康从善如流,拍拍他的胸。至此,他也忘了自己其实就是想问问李达康到底会不会打篮球,如果会,作为省委篮球队的队长有义务招贤纳士,必须拉他入伙。

如果不会,那也好办,让他当个吉祥物也是不错的选择。沙瑞金替他们拉上棉被,李达康被罩得严严实实,只剩下一双紧闭着的眼睛露在外面。沙瑞金问达康啊,你要不要换身睡衣?李达康说行啊。身体却没有行动的意思。沙瑞金又问达康啊,要不然别换睡衣了。李达康说行啊。沙瑞金说当我们省委篮球队的吉祥物吧?李达康说行啊。

“你除了行啊还会说些啥?”沙瑞金有点困惑,困惑的原因不是李达康说啥都行,而是他为什么会对一个喝醉酒的人说的话感到困惑。

李达康勉强睁开一只眼睛,说,你顶到我了。

_

没完。


一次未曾提到议程上的意外会面(下)

题目的意思是没打算写可是不知道为啥就写了。
然后就,没车,有需要的可以去找结巴同志,喊她开。

评论

热度(405)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