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从前你的爱人 7

九品教主:

  李达康不想见到沙瑞金。不是说他不喜欢沙瑞金。他当然喜欢这位领导,甚至是喜欢过头了。汉东省委都知道沙瑞金在保护李达康,乃至一手促成李达康与有污点的前妻完成切割,无论谁提到李达康和欧阳菁的关系,沙书记总要特意强调“是前妻!”。省委书记姿态如此明了,高育良认为这位空降一把手是要拉一派打一派了,而他和汉大帮就是那个被打的。


  “被拉的”李达康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拉的价值,他孤家寡人一个,搞不来派系争斗,拉去沙瑞金的阵营也帮不上什么忙。李达康对自己定位很明确:好好工作,铁打的官场,流水的省委书记,谁都离不开他。如果沙瑞金需要他的话,需要的是他的政绩,给他送上一份回北京的漂亮门票。多余的,他实在不敢去想。


  这些日子很少见到沙瑞金,估摸着正在跟赵立春高育良等人斗智斗勇。李达康不是傻子,政治斗争他见得多了,跟赵立春当秘书的时候就眼见他把旧山头拿下取而代之,他懂其中的门道。只是一生太短,他有许多未竟的事业需要去做,不想到迎接死亡的时刻还在为大地上的事牵肠挂肚。


  没有男人不爱权力。李达康也爱。然而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他是谋求百世之名的,一时的权位可以暂时搁置。因此,他可以当着赵立春的面拒绝赵瑞龙的要求。


  原以为他自己已经是一粒官场铜豌豆,却在林城遇见了罗成。他们都是被抛弃的“培养对象”,在一个被抛弃的城市凑到了一起。想想罗成那脾气,要是放在省委那群人中间,恐怕早就不见容于汉东了。


  罗成那小子,也不知道是怎样混到市长的位置的。李达康从不自夸贞姿耿介,拜秘书生涯锻炼所赐,他也会看风向,在必要的时候懂得适当克制。罗成比他更为刚直,以至于他这样一个为了保住政治节操抛弃大好前途的人来为罗市长协调同僚关系。


  他欣赏罗成的正直无私,所以愿意去在市委工作之余为他操劳一个班子的同事关系,也能在罗成遭遇政治构陷的时候尽力帮助他洗刷冤屈。李达康觉得,为这么一个人值得。


  沙瑞金没有什么能让李达康操心的,反而像当年李达康保护罗成一样保护他。


  对沙瑞金,李达康心怀感激,但他越来越怕见到他。沙瑞金和罗成过于相似,如果只是外表的相似,他还不至于恐惧。而李达康越来越察觉到,沙瑞金看他的目光,越来越像当年的罗成,热烈而赤裸。


  刺痛了他心底一道悔恨的伤疤。


  最后与罗成见面的日子,他们之间爆发了一场争执。


  罗成坚决要求立刻双开一名聚众吸毒的干部。那名官员早些时候已经被纪委注意,还没查出什么来,他自己就约了几个女毒友吸毒,吸完脑子不清楚,产生幻觉,自己打电话报警,被抓了个现行。


  吸毒虽然是事实,但李达康认为要先等调查结果出来才能双开。


  程序上的确应该如此,但罗成认为这名干部与赵家关系密切,恐怕再过一段时间给某些势力操作的机会,想要解决就难了。


  李达康觉得罗成这是在怀疑自己的政治操守,罗成认为自己只是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条件和影响,汉东现在基本等于赵家天下,想要有所作为必须要有非凡的魄力。


  两人争执了几句,他们都不是爱吵架的人,罗成宣布他不想吵,现在马上就去城乡结合部检查工作。


  最后李达康在市委书记办公室窗口目送罗成开车离去。那一天天气晴朗,初秋的天极蓝,极高,若有亡魂升天,恐怕永远升不到苍穹的尽头。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罗成了。教训惨痛。


  此时京州市的常委们都看着他,等他表态。


  陈清泉做过高育良的秘书,与深不见底的山水庄园有利益输送关系,他只有一个选择:


  “按照规定,开除陈清泉党籍,开除公职,建议由我市人大常委会免去其人民法院副院长职务。”


  李达康宣布完处理意见,对面的孙海平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下去了。久在官场混,他瞬间理解了李达康的做法,什么也没有说。



评论

热度(159)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九品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