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赤G]溺于时间洪流(一)

鼠尾草:

Summary:
  
  你为我而死,我为你跨越时间。


1.
  
  赤井秀一死了,今天是举行葬礼的日子。
  
  Vermouth把装着三明治的食品袋放在桌上,斟酌再三,还是艰难的说出来:“试着……吃点儿什么东西吧。”
  
  金发男人抬头看她,几秒后又移开了目光,惨白的人工灯源映在他冰绿瞳孔中,结上了一层薄薄的,但锐利的冰层。
  
  Gin面前的显示屏幕上播放的视频到了结尾,缓冲了一下又重新播放。是十分熟悉的画面了,再过几分钟,赤井秀一会在这个视频里死去。
  
  一次又一次。
  
  炎炎夏日的难耐暑气将鲜血蒸发干净,于是整个空气中都弥漫了血腥味儿。Gin感觉整个口腔都充斥了血腥气。
  
  女人不去等Gin的回应,又看了看背对着她的茶色头发的少女,还是安静的退出了实验室。
  
  灰原哀小声开口:“你不要去葬礼吗?”
  
  “我不去葬礼。”Gin嘶哑着嗓音道,“不去这一个。”
  
  少女跳下椅子,她走过去大胆的关上了视频,面无表情道:“不要再看了。”
  
  
  
  那是夏季里平淡无奇的一天。
  
  Gin开车到赌场,心里攥着一大堆情报,盘算着应该用哪些情报来和赌场老板谈判交易。如果那天没去就好了,可后来Gin又想,即便他没有去,可能也无法改变赤井秀一死亡的现实。
  
  他们在空调舒适面积宽广的高楼私人会客厅面面相对,老板看起来交谈甚欢,Gin只想失礼的用手捂住狂跳不止的右眼皮。
  
  事故发起于落地窗的破碎。
  
  Gin第一时间把自己摔进大概是个死角的地方,而老板已经被击碎玻璃的子弹穿透了眉心,脑袋大力后仰了一下,再不动弹。
  
  他等了片刻,隐约听见楼下传来断断续续的枪击声。
  
  有备无患的通讯器在耳朵里滋滋啦啦想了几声,Vermouth的声音听着有些不真切:“赌场内斗,FBI的人来了。”
  
  普通人会惊慌失措大叫的场面,Gin却已经麻木到连跑都不想跑,他沿着这个房间的死角一线,正大光明的走过死不瞑目的老板,拉开门闪了出去。站在电梯里的时候,他还想着该怎么为那位先生补上这一单失败的生意。
  
  他扶上腰间的伯莱塔,在人声枪声夹杂着的杀机四伏的楼宇间隐秘向着目的地前进,有车会在那里等他。
  
  感受杀气全凭多年来历练出的第六感,Gin发觉有狙击手的视线袭上脊背的一瞬间,就想好了躲避的对策。却听到背后一声始料未及的熟悉的呐喊——
  
  “闪开!”
  
  Gin回过头去看,相隔甚远,他却听到了子弹破入骨肉的钝声。赤井秀一踉跄几步,跪倒在地。
  
  Gin从未觉得夏日的阳光会这么刺眼。
  
  
  
  夏夜并没有舒爽的气息,朱蒂按着空调遥控器,却没起什么作用。她捂着汗湿的额头,一把将遥控器摔在地上,电池稀里哗啦的掉出来。
  
  门铃声也随之响起。
  
  朱蒂打开门,毫无防备的,十分惊愕的看着眼前人,伸手就摸向腰间,枪却不在那里。
  
  Gin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仿佛夏季的高温也无法融化他一丝一毫。
  
  朱蒂红着眼睛,是狠狠哭过了的样子,是从未停止哭泣的样子,她哽咽着低吼:“滚!或者让我给你带上手铐!”
  
  “我要那天枪击案的录像。”Gin淡淡道。
  
  女人像看怪物一样看他。
  
  Gin感情缺失一般解释着:“那天的监控录像被FBI控制了。我需要拷贝一份。”他递过去一个U盘。
  
  “你这理所应当的样子……!”朱蒂瞪着那个U盘,“他是为了保护你才……”
  
  “我不想听。”Gin说,“你不给我,我就找别人。”
  
  朱蒂怒视他,一把夺过U盘。
 
  
  
  一记恐怖的,眩晕的心跳。时间似乎都在此停滞。Gin的身体快过脑子,他向前跑过去,感觉自己跑得很快,可身边的景物后退着出奇得慢。跑过去直到赤井秀一身边,他扶住即将倒在地上的探员。
  
  “不行。不行。不行。”Gin听见有人在耳边喃喃自语,听起来像是自己的声音。
  
  可怕的,错落不堪的混沌。Gin把赤井秀一带至较为安全的墙角,他想让赤井躺下来,赤井却抓紧了他的肩膀,奄奄一息的背靠着墙壁。
  
  然后Gin看到了赤井的眼睛,里面很明白的告诉他,这人已经没救了。
  
  赤井秀一的眸子里没有恐惧和痛苦,有的只是震骇,惊讶,和某种深深的……看起来几乎好像是遗憾和失望。他揪紧Gin的衬衣,眼里的光忽明忽暗,挣扎着想说些什么。“赫……”他呛了一下,又竭尽全力的试了一次,“黑……”这次血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顺着苍白的下巴滑落。
  
  Gin已经不会思考,他徒劳的伸手去擦拭那些血,却怎么也无法擦干净。
  
  赤井秀一叹了口气,他的眼神终于变得绝望,深不可测的绝望。他抬起另一只手,刚才捂过枪伤,现在满是鲜血的手,搭上Gin的脖颈,用力把Gin压向自己。
  
  把Gin的嘴唇压过来,形成一个吻。一个失望的,怀念的,温柔的吻。
  
  一个充满血腥气的吻。
  
  而赤井秀一在这个吻的中间就死了。
  
  
  
  灰原哀背着书包往博士家里走,她不小心踢起一块小石子,石子滚了一段距离,在一盏路灯下堪堪停住。
  
  同样在路灯下的,还有穿着短袖黑色衬衣的Gin。
  
  危险的气息。灰原惊恐的看着金发男人,后退几步,转过身就要跑。
  
  身后是子弹上膛的声音。Gin哑着嗓子低声道:“跑一步,就杀了你。这次说真的。”
  
  灰原咬牙回身。
  
  “我知道你一直在研究一样东西,关于时间跳跃。”Gin收起枪,也不走上前,还是站在路灯下,“我需要那个。”
  
  “那项技术不成熟。”
  
  “不成熟是因为没人用过。我来做你的试验品。”
  
  灰原哀瞳孔颤抖着看他,疑惑,痛恨。
  
  Gin道:“你姐姐的事,随你,除了这条命现在不能给你,其他都好说。我要那个技术。”
  
  “Sherry,最后一次了。”
  
  
  
  他的人生还没有走过一半,死亡却到了眼前。
  
  赤井秀一顺着墙壁滑下来,血在粗砺的壁面留下了温热的破碎的痕迹。
  
  “别。别。这样不行。”Gin也跟着跪了下去,跪在赤井秀一身体的旁边,“求你了。”他自言自语着,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他没有外套,只能用自己衬衣的衣摆去堵那汩汩涌血的创口。
  
  仿佛挑雪填井,如履薄冰却还要满怀期待。
  
  血浸透衬衣染过Gin的手。赤井秀一的血。
  
  没用的。没用的。
  
  Vermouth踩着高跟鞋慌忙跑过来,她拼命去拉扯跪在地上的Gin,急切的喊着:“FBI的人过来了,我们要走,Gin!赶紧走!”
  
  走去哪里?赤井秀一在这里毫无生气的躺着,他还能走去哪里?他还可以走去哪里?
  
  “Gin!”Vermouth撕心裂肺的声音如同隔着一座山。
  
  Gin最后还是被拖进了车里。眼睁睁看着赤井秀一离自己越来越远,FBI们惊慌失措的围在他身边。
  
  女人试着和他说话。“Gin,和我说说话。”
  
  Gin只是看着手上沾染的赤井秀一的血,只是想着赤井秀一临死前给予的一个吻。他不想说话,事实上,那时他觉得自己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开口说话了。
  
  他的嘴里有血腥气。
  
  
  
  灰原哀关上了正在播放的视频,她不知道Gin已经这样没日没夜的看了多少次,赤井秀一在他眼前死了多少次。
  
  “你多久没吃东西了?”灰原问。
  
  Gin把三明治推给少女,道:“机器怎么样?”
  
  灰原不确定道:“我没法说……它现在只是被我的理论和概念创造,可行,但无法精确的可行。”
  
  “可行就行。告诉我方法。”Gin说。
  
  灰原还要解释:“跳跃时间,结果是千千万万。跳跃到赤井秀一遇害前的一刻,只是其中一个可能……”
  
  “告诉我怎么用,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天快黑了。”Gin道。
  
  灰原哀莫名其妙道:“现在是上午。”
  
  “天总要黑的。”
  
  
  
  灰原哀走后,Gin才站起来,他眼前花了一下,扶住桌子,于是想了想自己有多长时间没吃过东西了,应该比没有睡觉的时间短一点。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他走进卫生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愣住,镜子里是一张几乎认不出来的脸,青色胡茬,黑眼圈,可以用憔悴来形容,虽然Gin觉得这个词有点反胃。这样子混不过FBI的眼睛。
  
  Gin要去枪击案的案发现场,赤井秀一死去的地方,那里已经被FBI严格圈了起来,日夜守着,他需要一番打理才能蒙混过关。
  
  他尽可能的把自己收拾得像个人样,从实验室的备用衣柜里抽出一套黑西装,这个天气穿着过于炎热,但适合伪装。然后他又拿出之前伪造的证件——
  
  黑泽阵。FBI探员。
  
  Gin看了看手里那个小巧的机器,它被灰原哀打造成了手枪的样子,便于使用,审美离奇。
  
  
  
  Gin在被FBI拦下的时候亮出了证件,编了一个三分假七分真的借口,非常顺利的得以进去。
  
  他冲着赤井秀一遇害时差不多的位置,选择了一处墙壁。按下扳机一道激光射出,在墙壁上逐渐形成一个令人惊叹的区域,整块区域变得模糊扭曲。
  
  Gin飞快调整枪身上用以确定时间的按钮,可上面的数字突然自己转动起来,眼花缭乱到Gin的心里不断发沉。
  
  眼看着那块区域就要消失,而再次启动机器又要更多的研究和时间。
  
  Gin纵身一跃,跳进时间之门。
  
  
  
  无论怎么说,跳跃时间这种事还是太超过了。
  
  Gin很难形容那是种什么感觉,他摔在地上,觉得寒冷,恶心,眼冒金星。可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竭力站起来。他要抓紧时间,马上会有子弹打过来……
  
  “你好?你没事吧?”清脆的声音。
  
  Gin弯腰扶着墙壁,身子还是不停下沉。他努力睁开眼,是夜晚,还有一个青年。
  
  黑发青年迟疑着走过来,伸手撑住他。“先生?”
  
  Gin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意识落入无边虚幻。昏迷前,他看见了一样东西。
  
  他这辈子都不忘记的。
  
  如果这一生有什么会让他永远不会忘,那赤井秀一眼里的那抹绿必然排在第一位。
  
  他看见了那抹绿。
  
  TBC
  
  
  突然好忙……
  然后想起来同行评审之群口相声还没填完[跪]
  总之都不会坑的啦~
  ……然后发现贴吧账号被封禁了什么鬼!果然以后就在lof混吧[躺倒]
   

评论

热度(134)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鼠尾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