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李all】帮主

ちち:

*李金,李贺(?),李白(?)


*丧病,有毒,慎入




汉东省的秘书帮存不存在?


连韬晦暗藏的季昌明检察长都要拿捏着说不知道,云里雾里,若有若无。知道确切答案的人不多,高育良算一个。


当时三观尽毁的高书记花了好长时间才镇静下来,恢复了一名学者官员应有的处变不惊和优容风度,但选秘书就多了一个额外要求。


当年的陈清泉就表现出了对漂亮女孩子热烈而博大的喜爱,让高书记深感放心,遂以为己用。几年下来,陈秘书不负重托,与李达康保持着客气又疏远的距离,从秘书任上退下来的时候让高书记大感脸上有光,低调地把人安排进了京州市人民法院,给李达康扎刺。


但李达康一直放着陈清泉在那没当回事,原因其实很简单:


丑拒。


鱼与熊掌兼得这种事,李达康只服赵立春。看看立春书记的秘书,颜值与能力都是标配,比如他自己。说起来刘新建年轻的时候也是高高瘦瘦浓眉大眼一英俊小生,整段背诵资本论什么的也足够让人钦羡了。更重要的是,刘新建从来不买李达康的账,这才是他心中一直的刺。


李达康不知道,赵老书记没少当着刘新建的面说他的好话,根本不是防范的意思,反而对李达康治下上下一心服服帖帖的秘书处颇多怀念。谁知刘新建志大心高,年轻叛逆,对赵书记口中“我之前的秘书”忿忿不平。


刘新建没进秘书帮,纯属老赵歪打正着,而李达康只当他手段高超。有这珠玉在前,高育良手下那几个歪瓜裂枣,李达康自然看不上眼。


老高也不是没察觉,嘚瑟了一段时间到底有憾,尤其看着李达康又换了个年轻的小白脸当秘书,保持着李系大秘一贯的高颜值,心中颇为不平。


特意也找了个大学生,推推眼镜上下左右前后打量一番,自觉比李达康那稍嫌瘦弱的秘书还丰满一些,气质也更沉稳干练,高书记十分满意,暗暗点头:随我。当然额外要求还是要落实的:


直吗?


心怀忐忑前来报道的小贺心态崩了:这种考核还要看性取向?


实事求是地点点头,看着面前的高书记嘴角扬起一个明显的弧度,小贺心中有了底。


高书记是不是被前任秘书伤害过留下了阴影?想想网站上看过的那几张前任的脸,小贺暗暗握拳,我一定要好好保护高书记。


慢慢地小贺对汉东官场有了更多了解,本着高书记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的原则,和传闻中的秘书帮帮主李达康保持着微妙的关系,对一切橄榄枝十动然拒。


软的不行来硬的,能干到这个位置哪能少得了手腕。李达康从双开陈清泉的常委会上回来,长腿交叠往桌上一搭,指点着恭立一旁的小金:


去,问问小贺,服了没有。


等到高育良被纪委带走,小贺的纠结也就结束了。汉大帮在他面前轰然倒塌,秘书帮却还冰山一般稳稳地扎跟大洋。守寡和做妾,真不是个问题。


对于这种撞了南墙才回头的,李达康懒得多看一眼,听到小金的汇报只是随口说了句:知道了,赶明儿找顶轿子从后门抬进来。


敌人如刘新建、陈清泉已经倒下,小贺也已来降,李达康细细琢磨,汉东省秘书界还有什么没按平的人头?


正思量着,电话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的内线号码,李达康不禁笑眯了眼:


白处长啊?我是李达康。


一年多后,在沙李斗中总是败下阵来的省委书记微微笑着看向自己的秘书:小白啊,咱们汉东省到底有没有秘书帮?


 



评论

热度(66)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ち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