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唯不忘相思

岳几荷:

写给我9的李外公,人设皆出自我9,崩坏皆出自我,实则画蛇添足,狗尾续貂得很。其实欠我9一辆车的,这两天开车给我整词穷了,先来一发李外公,反正我9对我很宽容嘻嘻。哦还有一点点我自己的,沙瑞金的孙子被我忽略了,他生日八月一号。


按照我9老沙晚退休的人设,我猜老沙已经入常,恭喜他,再次表白我9。


 @九品中正  啵啵

前文见9的主页
—————————————————————

小小李毕竟是小小李,语出惊人的一回“私奔”让俩老的再不敢弃之不顾,于是小小李的这个暑假,跟着他的外公以及外公的私奔对象去北京过暑假去了。

沙瑞金在北京的住所就在紫竹院公园跟前,他自己无儿无女的,更别说孙子外孙了,于是小小李就成为了俩老头掌上明珠一般的存在,每天吃过晚饭了,就带着小外孙女上紫竹院转转,北京这季节的气候还算好,不似京州潮热,雾霾也尽皆散去。

小小李管沙瑞金叫爷爷,爷爷和外公,倒也很相称。

两个老的自从退休之后,也就不再染发了,银鬓生华的样子也不碍着矍铄精神。可从七月上旬到下旬,老李却渐渐退出了晚饭后日常一散步的行列了,原本很澄澈的一双眼珠,似也应了北京的霾,染了一层霜。

后来小小李也退出了晚饭后散步套餐,便只剩沙瑞金一个人晚上还上紫竹院里走走了,又过了那么两三天,小小李重新加入。她拽着沙瑞金的手,却不似往日一蹦一跳的走在前头,沙瑞金将孩子抱起来,孩子便开口

“爷爷,外公这几天都不怎么讲话…”

小小李嘟着一张小嘴,仿佛她家老东邪找欧阳锋交易一番换来了杨过一般,不要她了的委屈。沙爷爷一贯会做思想工作,刮了刮小小李的鼻尖,说道

“水深流去慢,贵人语话迟。”

小小李自然不懂,沙瑞金便又附赠了一句状似算命先生的解释

“你这外公要长命百岁的,所以是贵人,贵人持身份,讲话字斟句酌,于是就说得少了。”

小小李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对这个解释显而易见的不满意,气鼓鼓的那样子,像极了李达康。

“可是之前外公把爷爷你弄丢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子了。”

这句话倒是狠狠戳到了沙瑞金的痛处,仿佛一次变故就错过了太多。

“还有还有!我上次不小心把爷爷你写的那幅字给弄坏了的时候,外公也是这样的…就是那个‘老来…老来多健忘’,就是那个,外公发了好大的脾气,然后就也是这样子。”

李佳佳越说越小声,越说越没底气,甚至学了学李达康那双目无神的样子,还真挺像,沙瑞金这么想着,也拍拍李小小的小脑瓜,算是安慰她,也安慰安慰自己。

李达康最近不再出门,却总是坐在阳台靠窗的那把躺椅上面,那里可以看到沙瑞金出门的路,也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回来的他。

老李同志每天讲话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看着老沙同志的时间却越来越多了,有时候眼珠动得慢,他便转过头、转过身去追寻那个身影。小小李倒是颇有些安慰了,蹦上人怀里又搂着老沙同志的脖颈子笑说

“外公没把爷爷你丢了,你看你看,他一直看你呢。”

老沙同志笑,老李同志看了也笑。

小小李又倚在老李同志身边,小大人一样的拍拍老李同志的肩膀,志得意满地跟他讲

“外公外公,我也帮你看着爷爷,而且爷爷给我写保证书了,他丢不了,丢了自己也能找回来呢!”

李外公也似革命友人一般拍了拍小小李的手背,却只说了一字好。而后那双眼便又看向沙瑞金了,一时不错。

往后的一些日子,老沙同志便写一些小纸条,供祖孙俩有奖竞猜,比如这纸条上写

“你最喜欢谁呀?”

小小李先指李达康,然后又赶紧指沙瑞金,沙瑞金没去纠结这个“最”到底能不能有两个,便亲亲小小李的脑袋顶,算是这一问答对了的奖励。

李达康先指了沙瑞金,而后又赶紧指了李小小,李小小浑没因为位列第二而感到愤懑,而是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感,于是小小李和老沙同志一人亲了老李同志一边脸颊。

老李同志也很心满意足。

又比如这纸条上写

“谁最喜欢你呀?”

小小李这回可是学聪明了,伸出两手一遍指一个,俩老的谁也不得罪,都最喜欢她小姑娘啦。李外公也亲亲她小脑袋顶,学着小外孙女那样儿,有些得意地也伸出两手指了两人。

这两人便识相的来亲他。

大家都很开心。

八月一号这天,小小李几乎半个月都没怎么听到他外公讲整句整句的话了,唯独这一天,趁她沙瑞金爷爷在门口穿鞋的工夫,老李同志把小小李叫到阳台来,从口袋里掏出一片略有些褶皱,却依旧折得整整齐齐的纸来,放在小小李手里,并同他讲

“一会儿出去,给他。”

依旧不怎么算完整的一句话,小小李却很开心,她甚至学着老沙同志平日里对老李同志的那个样子,敬了个歪歪扭扭的军礼

“保证完成任务!”

老沙同志和小小李依旧下了楼往紫竹院去,老李同志坐在阳台上,看着他们远去,又看着他们回来。

他可能会忘记很多事情,忘记吃饭,忘记喝水,忘记怎么讲话,忘记怎么写字,忘记他的名字,甚至还有他的名字。

他怕他会忘记,他知道这是无可逆转的,所以他甚至不敢闭一闭眼,他便这么一直看着他,直到看不到他,再到重新看到他,再后来也许他真的忘了他的名字,可他坚持记住那些感情。

其实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困难了,甚至比过去十余年建设汉东,要困难百倍。

李小小同志将那个折叠细致的小纸条成功的交到了沙瑞金同志的手里,仿佛完成了革命任务的交接一般骄傲,沙瑞金也拍拍她的小脑瓜以示鼓励,却有些不敢看那个小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

李小小同志也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来替他沙爷爷排忧解难,在走到他家楼下的时候,她拿过那张纸条,奶声奶气地一字一字朗读出来

“唯…不…忘…相…思…”

那时候,他一抬头便看到了李达康也正看着他,以及一句最好的问候

“沙瑞金,回来了”

评论

热度(160)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岳几荷 转载了此文字
  2. 江北岳几荷 转载了此文字